歡迎您, 2021年09月25日

      首頁 >  返回 > 家長學校

      15歲女兒因補課與父爭執 連刺父親8刀致其身亡

      2018-03-29 來源:每日人物 大風號 評論: 已經有2720人閱讀過


      負責任的父親,爭氣的女兒,當地人眼里最好的家庭,卻引發出殺父的倫理悲劇。


      3月18日那天下午,致使女兒對父親拿起刀的導火索,是因為補課而引起的一場爭吵。


      文| 易方興


      44歲的羅春光在身中8刀之后,家人沒有第一時間想起打120急救電話。


      母親讓他趕緊去醫院,羅春光答應了。背部在流血。他打開家門,沒走幾步,就栽倒在門前的樓梯上。之后,他被急救車送去醫院,搶救無效,死亡。


      用刀殺他的人,是他平時稱呼為“寶寶”的人——未滿15歲的女兒羅依。


      死者是湖南邵陽下轄洞口縣小有名氣的中學老師,而女兒羅依是當地最優秀高中里成績最好的學生之一。這場殺父悲劇讓鄰居和熟悉這家子的人覺得“不可思議”。


      就在事發前1個月,鄰居看到過羅家一家三口手牽手出門散步。在同事眼里,羅春光很愛女兒羅依,并引以為傲。一家人住在180平米四室兩廳的房子里。今年家里還添了二胎,是個男孩兒,剛出生40多天。


      警方調查后發現,自女兒初中開始,這對父女就有矛盾,而且關系逐漸惡化,父親長期家暴妻子和女兒。3月18日那天下午,致使女兒對父親拿起刀的導火索,是因為補課而引起的一場爭吵。


      3月25日,羅春光的遺體在當地殯儀館火化。羅依沒能見到父親最后一面,她已被警方拘留。


      1


      3月18日這天是周末,湖南邵陽市洞口縣降了溫,最低氣溫到10度以下,人們又穿起了羽絨服。


      無論是不是周末,或是天氣是不是降溫,洞口一中的大部分學生都會照常補課,尤其是羅依這樣的尖子生。


      兩個月后,羅依就要過15歲生日。這個高中生身高1米4左右,顯得有些瘦弱而嬌小。父親羅春光濃眉大眼,身材微胖,總戴著一副半框眼鏡,理著一個寸頭,不說話時嘴角向下,給人嚴厲的印象。


      羅依跟朋友劉芳說過,她的生日愿望是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一天。


      補課對她來說是家常便飯。寒假補課,暑假補課,周末也補課。補課的時候,作息跟上學沒太大區別,晚上還要上晚自習。


      羅依上的是當地縣城最好的高中——洞口縣第一中學。她是尖子生里的尖子生。按照慣例,洞口一中每年會從1000多名錄取學生中,抽出100多人組成幾個重點班,再從重點班之中抽出成績最好的30多人,組成“火箭班”,又名“博雅班”。這個班的學生就是高考沖擊清華北大等名校的頂尖力量。


      羅依就讀的洞口一中   易方興/圖


      羅依正是頂尖力量中的一員,但父親對她的成績仍然不滿意。住在一個小區的朋友劉偉說,羅春光既是羅依的父親,也是“老師”。從初中開始,他就用最高的標準來要求女兒,“肯定是希望女兒考上清華北大的,而要考上清華北大,僅僅進火箭班是不夠的,要考到班上前5名,才能說把握比較大”。


      劉偉很少看到羅春光對女兒羅依笑。羅春光還告訴他,只要女兒稍微退步一點,就會打罵她。


      他記得,羅春光第一次跟他抱怨孩子不聽話的時候,說“孩子如果不好好念書,一輩子就出不了這個縣城,所以不聽話必須要打,他說他自己也是這么從小被打到大的”。他當時覺得羅春光說得沒錯,還隨口附和了幾句。


      在身邊一些人看來,羅春光是個負責任的父親。他對自己也要求高,當年以總分第二名的成績通過教師招聘考試,被錄取為初中數學老師。他曾跟人說,自己這么努力工作,也是為了女兒的未來。


      他給外人的印象是很愛女兒和妻子。他稱妻子為“大寶”,叫女兒羅依為“小寶”,就連在學校上班時,也這么稱呼她們。


      他早已著手準備為女兒未來的生活打下物質基礎。他跟同事在聊天時說起,“現在房價漲得這么快,這幾年要努力掙錢了,好給小寶在長沙買一套房子”。


      對當地人來說,搬到房子均價萬元的長沙去生活,算是“有出息、有能力”的體現。洞口縣房價只在2000元左右。


      羅春光正是如此行動的。他辦了個補習班,每周組織10多個學生來自己家補數學。一個熟悉他的鄰居算了一筆賬, “每周給十幾個學生補課,每人每個月收幾百塊補課費的話,一個月就是好幾千,再加上自己的工資,過萬是肯定的,這在我們這個小縣城已經相當不錯了”。


      負責任的父親,學習爭氣的女兒。身邊的朋友和同事說起羅家人來,都羨慕不已。


      2


      外人不知道的是,爭氣的女兒一直在反抗父親。但她的反抗很隱秘,顯露出來的細節不多。


      在學校,羅依沒有給同學留下過“極端”的印象。一名同班同學說,羅依人緣很好,跟誰都聊得來,“有說有笑的,幾乎沒有見她在班上發過脾氣”。


      如今,旁人回想起來的,只有少數異樣的痕跡。跟羅春光下過棋的老劉,有一次看到羅春光卷起袖子,胳膊露出被抓破的血痕,“當時他說,是女兒跟他打架的時候抓的”。


      偶然間,羅春光跟劉偉抱怨女兒玩手機,“不光打耳光,還用腳踹”。劉偉覺得“太過了”,勸他看開一點,女兒已經很優秀了,沒必要逼這么狠,“但他聽不進去”。


      劉偉的兒子曾在羅春光家補過課,“補了5天課,孩子就受不了壓力跑回來了?!眲フf,“可能是我的孩子學習成績偏下,無法適應羅老師上課的節奏吧。每次都是做完一張試卷,簡單表揚一下,然后馬上再拿出一張,而且羅老師會比較嚴格,逼著他們做題?!?/p>


      補課那幾天,劉偉的兒子幾乎天天看到羅春光吼羅依,“每天都讓她罰站,一站就是半個小時以上”。

      羅春光給學生的印象是很嚴厲,但并不兇狠。他的一個學生說,“罰過站,但沒有體罰”。


      這個口碑不錯的老師曾在《科教新報》上發表過一篇文章,文中稱“要培養和諧的師生關系,多鼓勵學生”。


      羅春光工作的學校,他是學校的數學一級教師   易方興/圖


      跟他一起下棋的鄰居老劉說,大部分時候,羅春光看起來是和善的,“見到我們也笑著打招呼”。


      或許有過一些端倪?!岸纯趯W習抓得很嚴,學生學習退步,老師都會打電話通知家長。每到這個時候羅春光就要對女兒發脾氣,跟我下棋的時候也發脾氣,每次都面紅耳赤的,嗓門也大?!崩蟿⒄f。


      羅依跟劉芳說過,父親會打她耳光,有時急了還會一腳把她踹倒在地。


      事后,警方調查結果也證實,羅春光曾多次家暴妻子和女兒?!捌溆H人說,羅春光對于妻子和女兒,動輒拳腳相加,導致父女關系越來越緊張?!?/p>


      2018年春節前幾天,羅春光覺得羅依的學習沒有達到他的要求,打罵之余,扯住羅依的頭發往沙發上撞。春節過后,正月初十,這個父親再次將這個動作施加于女兒。


      羅依對警方說,這是父親最常毆打她的方式。


      羅依通常的反抗方式是逃走。過年前后遭受兩頓暴力后,她離家出走過3天。但抗爭的結局,是受到更加嚴厲的責罰。


      3


      3月18日下午,隔壁鄰居聽到了羅家激烈的吵架聲。


      那個周日,羅春光堅持要女兒去補課。羅依對警方的供述是,她的母親站出來,覺得羅春光對女兒的教育方法有問題,并再次引發了夫妻之間的爭吵。她看到父母在對罵后,跑進主臥室,關上門繼續廝打。


      像往常一樣,暴力來臨時,羅依跑到自己的房間躲了起來。


      她聽到父母臥室的動靜,又和奶奶一起跑進去。她先是想拿凳子去幫母親,但又一想,“父親身材那么大可能制服不了,一眼瞅見客廳隔斷上有把水果刀,就把刀揣進口袋里”。


      這時,羅依正好看到,她母親掙脫了父親的手,打開主臥室門想跑出來,卻又被羅春光拉回房間。


      在對警方的供述中,羅依承認,矛盾正是從這一刻被激化到了頂端。她沖進臥室,試圖保護母親,拿出水果刀敲擊父親羅春光的頭部。她說,水果刀本來是連著鞘子的,敲了幾下后鞘子脫落。于是她便拿刀連續戳向父親背部。


      羅春光放開妻子回過身來奪刀,手一掃將羅依掃到了床上。此時嚇壞了的羅依,仍持刀對著父親亂舞。

      在這個過程中,羅春光已經身中7刀,但都不是致命傷。直到混亂中,羅春光站立不穩,一下撲倒在羅依身上。刀尖正好插進了羅春光心臟部位,成為致命的一刀。


      這一刻是下午17時48分左右。


      隨后,身中8刀的羅春光摔倒在門口的樓梯上。羅依撥打了120急救電話。救護車趕來時,一切已經遲了。

      在劉偉記憶中,羅依一直是一個心腸好且遇事鎮定的小女孩,“有一次我買菜回來,她還主動幫我提過袋子”。事發后,他看到的羅依完全是另一副樣子,“被警察帶下來的時候,臉色慘白,身體一直抖個不?!?。


      4


      羅春光的遺體在頭七當天火化。親朋和生前的部分同事,去殯儀館給他送行,一些老師在現場落淚。


      小區里,恐慌的氣氛還沒有散去。在羅春光一家所在的樓棟里,家家戶戶都請來道士,殺雞,用雞血畫符,撒下米粒,驅趕“邪氣”。對當地居民來說,60歲以下的非正常死亡,是一種“不吉利”的象征。


      一個多星期里,過去經常聚在樓下聊天的居民也少了很多。談論起此事,人們的聲音會低八度,仿佛在躲避著什么。


      有些東西是無法躲避的,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而發生改變。比如當地人依靠高考來改變自身命運的熱情,以及常年占用假期的補課。


      多名曾在洞口一中就讀的學生證實,盡管湖南省相關部門三令五申禁止補課,但他們“仍然無法逃避補課”。其中一名學生還出具了補課的收據,費用為1960元。


      洞口一中的教室,羅依曾在這個教室里學習   易方興/圖


      此時,洞口一中校方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羅依的校外補課并不是學校組織的,“應該是家長自己要求,而且我們學校本身也嚴禁教師參加和組織學生補課”。


      如今,這一切都已經與死者無關。羅春光的家門口,擺放著幾雙歪倒的鞋。門口的鞋架上,女兒的鞋子最多,一共有8雙。


      門梁的對聯已經泛黃,還歪下來一角。


      橫批寫著:喜氣盈門。


      (文中羅依、劉芳、劉偉為化名)

     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,侵權必究。


      責任編輯:一鳴

      文章評論

      提交評論
      家長學校 人氣排行
      ? 国产高清japanese国产